外賣背后的臺灣經濟悲歌
正逢臺灣“雙十”連休4天享受輕松假期之際,不幸傳出平臺外賣人員為了績效搶時搶快遭車禍身故。無獨有偶,在短短4天內連續發生2起憾事,引發臺灣民眾的批評聲浪,外賣員風險與勞權問題浮上臺面。

    近期臺灣發生多起美食平臺外賣員車禍傷亡事件,外賣員的意外險及勞健保等議題引發大眾關注。臺勞動部門將針對臺灣兩家最大外賣平臺 foodpanda、Uber Eats 勞動檢查,“金管會”也會要求產險公會去函勞動部門等相關單位,說明可提供的保險種類。(黃世麒攝)圖片來源:臺灣《中時電子報》

    拜宅經濟與數字經濟之賜,這幾年,包括foodpanda、Uber eats等國際知名外賣平臺業者,均在臺灣快速展業。他們的商業模式、利潤點或有不同,但不脫離,他們看中客戶不想出門的需求,提供物超所值的優惠,如滿額免運,或是標榜只要花兩趟公交車的錢,就能在家等待外賣員送上美味餐點,爭取客戶訂單。 >>詳細

臺灣外賣產業擴張迅速

點擊進入下一頁

    10月15日,臺北街頭的餐飲外送員。本月10日以來,已有兩名外送員因交通意外死亡,引發輿論關注。“外送員之死”正揭開臺灣外賣(臺灣稱“外送”)產業迅速擴張背后的隱憂。中新社記者 張遠 攝

    據目前統計,臺灣foodpanda約有3萬名注冊外賣員、Uber Eats則有2萬名注冊外賣員。 臺餐飲外送產業商機已超過230億元。另據《中國時報》報道,臺灣市場現有7家外賣平臺(2家已歇業),加之個別連鎖餐飲企業自營外賣業務,全臺外送員總數已逾8萬人。

    另據英國凱度公司調查數據顯示,全臺每4人中就有1人使用過美食外送服務,其中每周至少使用一次的“重度使用者”占約15%。截至今年7月,臺灣16歲至60歲人口中,約有587萬人使用過餐飲外送平臺,占該區間人口比例達四成。 >>詳細

    ——平臺規避勞健保省下千萬

    若以基本工資2萬3100元(新臺幣,下同)計算,業者一個月就規避掉2826元的勞健保負擔及1386元的勞退;若旗下有2萬名外賣員皆以基本工資計算,事業單位一個月就可省下8400多萬元負擔。外賣平臺卻以“新興產業”、“不要扼殺年輕人收入”為由,用“承攬”規避應負擔的“法定”成本。

    用承攬的外賣員不僅不用管一天12小時的工時上限,甚至連七休一也沒有,業者口中的“彈性”,可能成為剝削外賣員的理由。 >>詳細

    臺灣外賣員月薪18萬? 是拿命在賺

    臺北市外賣員再傳意外!逆向上騎樓擦撞路人

    臺灣外賣員出勤身故 補償金103.9萬元新臺幣

“承攬”VS“雇傭”羅生門

外賣員遭撞夾在兩車之間,搶救仍不治。(圖片來源:臺灣《中時電子報》資料照)

    10月10日以來,臺灣發生多起外送員交通意外,造成至少2名外送員和1名行人死亡。圍繞平臺與外送員之間應為雇傭關系還是承攬關系的勞務糾紛問題,臺行政當局與餐飲外送公司陷入了各執一詞的“羅生門”中。

  臺當局有關部門14日晚針對餐飲外送公司Foodpanda(下稱“空腹熊貓”)和UberEats進行“勞檢”,認定兩家公司與外送員屬于雇傭關系,要求公司提供相關信息,若在規定時限內未提供即屬情節重大,可依“法”分別裁罰最高175萬元,同時要求公司為外送員加購勞動保險并在規定期限內給予職業災害補償。

  空腹熊貓15日則發布聲明稱,目前與外送員為“承攬關系”,但其為外送員提供的保障已超過“法定”雇傭關系的要求,并非藉承攬制度規避企業責任。 >>詳細

    ——臺當局應全面啟動保障措施

    近來臺灣勞動部門對于食物外賣業者所引發的相關爭議,諸如工作時間過長、工資過低、職災風險等訂出《食物外賣作業安全指引》,先不論勞動部門慣以“行政指導”希望相關業者能夠主動配合政策,實則不單是勞動部門,甚至是整個臺當局行政系統還在用石器時代的觀念面對新經濟的崛起,落后的思維將使得創新產業在臺灣剛冒出新芽就注定被僵化的行政體系曬死。全文

    外賣之殤 臺灣勞動部門跟不上時代

    外賣員是雇傭還是承攬,誰說了算?

    外賣勞權欠照料 “藍委”痛斥臺勞動部門慢半拍

    臺學者呼吁彈性考慮 共享經濟協會批雇傭扼殺產業

外賣之殤終結“承攬關系”

外賣員逆向騎車擦撞路人。(民眾提供/陳鴻偉臺北傳真)圖片來源:臺灣《中時電子報》

    定調“雇傭關系”

    臺灣勞動部門職安署14日認定2家業者與罹災外賣員為“雇傭關系”。職安署職業安全組組長李文進說,14日僅認定罹災的2名勞工為雇傭關系,后續會再通過項目檢查,厘清外賣員與平臺的關系為雇傭關系或承攬契約。勞工退休金組組長楊佳惠則說,如果認定為雇傭關系,會請業者限期提繳勞退費用,如果過了限期改善期間未補繳齊全,則會對業者開罰。 >>詳細

    催生契約內加保

    民進黨“立委”黃國書(右二)與臺北市議員許淑華(左二)等人15日召開記者會,呼吁臺當局應輔導外賣平臺業者符合“勞動法規”,并要求臺勞動部門協助外賣員成立職業工會。(劉宗龍攝)圖片來源:臺灣《中時電子報》

    臺勞動部門主管許銘春表示,目前部分外賣員和平臺業者屬承攬關系,因此人和摩托車都沒有強制納保,一發生意外,幾乎毫無保障;勞動部門1周內將和臺灣“金管會”研議,先從風險高的外賣員開始,承攬型的工作需加保商業保險,并納入與外賣員的契約內,并承諾保費由業者負擔。 >>詳細

    臺灣連續兩位外賣員身亡 顧立雄:一周內發函

    外賣釀禍 “立委”呼吁強制營業摩托車附加險投保

    臺當局愛放馬后炮? 海外Uber Eats有保險但沒人索償成功

外賣員暴增背后的臺灣經濟悲歌

    美食外賣車服務搶快,外賣員分秒必爭,把握消費者用餐尖峰時間“無縫接軌”,常一邊騎車一邊上線接單。(張妍溱攝)圖片來源:臺灣《中時電子報》

    外賣小哥送餐時事故頻發,背后值得探討與關注的是:外賣員暴增代表的經濟與社會涵義,以及未來可能的改變與政策。

   外賣員工作辛苦、風險高、前景有限,實在不像是能讓年輕人趨之若鶩的工作。一般外賣員接1份單的收益大概是70到90元左右不等,為了搶單、搶時間,外賣員幾乎是披星戴月、總是奔馳在馬路上,1天要接超過4、50張單,而且幾乎全月無休,才能有所謂的“月入10萬元”。除了辛苦,更重要的是風險極高,不論對外賣員或其他人而言,都是如此,這由外賣員車禍案例增加可看出來,此外,長期暴露在市區污濁空氣中,身體健康也必然受影響,網上形容“用命換錢”并非虛言。再看工作長期前景,外賣員很難有太多所謂的“成長、升遷”前景。

    這樣的工作能吸引眾多年輕人投入,其實就是臺灣長期低薪的結果。根據臺灣勞動部門今年8月公布一份近5年大專畢業生薪資資料,大學畢業生平均月薪只有30422元,如果以行業看,吸收較多年輕人的住宿及餐飲業平均薪資更僅有28030元而已。年輕人起薪如此低落,當然讓拼老命、爆肝后月入可破10萬元的工作,顯得如此美好又吸引人。全文

    零工經濟還能發大財嗎?

    蔡當局對得起臺灣年輕人嗎?

    外賣員賣命賺錢 臺灣經濟哪有多好?

    外賣事故頻出 面對新經濟應有的三個態度

 

【策劃編輯:邱夢穎】

 
河南22选5开奖结果今天